• 智能而出
  •  首页  行业新闻
    当前位置: 主页 > 智能而出 >

    推“泛东方”美学 立百年画廊品牌——大千当代艺术中心馆长高小

    时间:2019-02-11 06:13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    引言:2018年10月,一场名为三千大千世界大千画廊30周年特展的展览在798艺术区大千当代艺术中心拉开帷幕。走进展厅,让人眼前一亮。一层展厅,将传统的中国近现代书画作品与家具、园林、造景、灯光乃至新媒体装置结合起来,在当代生活元素与观看习惯之中带给

      引言:2018年10月,一场名为“三千大千世界——大千画廊30周年特展”的展览在798艺术区大千当代艺术中心拉开帷幕。走进展厅,让人眼前一亮。一层展厅,将传统的中国近现代书画作品与家具、园林、造景、灯光乃至新媒体装置结合起来,在当代生活元素与观看习惯之中带给观众东方美学的体验,二层展厅则是“奔流与变局——波澜壮阔的二十世纪中国画”展览,以学术研究与梳理的方式,通过近50幅馆藏作品清晰地呈现了20世纪中国画融合、创新、探索的发展道路。

      众所周知,798艺术区是中国当代艺术的集中展示区,已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一张名片。缘何在这里出现了一个高品质的植根于传统文脉的展览?走过30年的大千画廊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历程,而它的经营者又是怎样完成了由传统向当代的转身?为此,我们采访了本次展览的出品人和策展人、大千当代艺术中心馆长、大千画廊负责人高小棋。

      A:我周围的很多朋友觉得传统的中国水墨“土”,老气,而我从小就觉得这些艺术家应该每个人都知道的,真正做展览的时候才发现他们可能就知道齐白石,黄胄就不知道了,但奈良美智、村上隆他们都知道,这挺可怕的。其实我想说老祖宗的东西还是很有趣的,本民族的东西不是做得不好,只是原来的品宣做得差,说得不够好。

      在一层展厅,我想让年轻人和大众来体验泛东方的美学,中国人含蓄的美,留白和空间感。大的结构是我画的,细化建模、灯光,包括画框的加工、现场搭建和植物,我都是找的中国设计师,现在中国的年轻人已经非常有能力和眼光,因为他是本土的、有文化的基因,所以能融合得很好。

      “三千大千世界——大千画廊30周年特展”展览现场,图中为黄永玉先生题写的“三千大千世界”

      A:我觉得我在琉璃厂长大最大的好处是,我没把这些艺术品当成东西或玩意儿,我觉得它们是生活的一部分,我们需要美育。所以在二层空间做了一个学术展览,在我看来每个艺术家风格的形成不是平白无故的,与他的人生经历和大环境是分不开的的,所以我选择用时间轴和时代背景来呈现这些内容。

      我每天上班的时候都会到展厅里巡场。我觉得只要观众来了,尤其是带着孩子的家长,只要人家不排斥,就安排员工给观众导览,能讲多少就讲多少,这是一种态度。对艺术了解与否,跟财富多少并没太大关系,关键还是美育。

      A:我觉得琉璃厂对我是一种师承,很多都是一种言传身教。我的好多朋友愿意听我讲关于艺术的这些故事。因为我在看这些“大师”的时候,他们都是活生生的在身边的人,而不是高高在上的艺术家,像启功、何海霞、黄永玉……都是爷爷辈的。我不愿意被称老师,如果在往生的时候,被人称为“先生”,就觉得这一生没白活。

      为做这个展览,我去找黄永玉爷爷,请他题“三千大千世界”。我先拜访黑蛮叔叔,然后去找他的时候,他跟我说“我今天累了,不陪你吃饭了”,我问“您怎么了?”他说“我今天画了6个小时的画”,已经95岁的黄永玉在花园里站着画了6个小时白描,而且越到老年,越画大画,经常站在升降机上画,黑蛮叔叔告诉我已经玩坏三个了。

      四层空间里一直挂着一张刘继卣的画,那是2005年我买的第一张画,是我还在拍卖行打工的时候,发了奖金,再加上平时攒的钱,从我爸手里买的。作为少东家,我至少知道底价多少钱,我把钱放下就把画拿走了。下午,我爸上班后,电话就打了过来:“高毛毛,要么把这张画拿回来,要么给我拿2万块钱,因为这画我放了一年半了,必须挣钱。”最后还是乖乖地补交了2万,才真正拥有了这张画。

      A:我小时候跟我爸做的最多的两个工作,一个是看拍卖预展,一个是看毕业展。后来他岁数大了就不去了,就改成我去了。我爸觉得,中国的艺术家,不管画得好坏,首先还是得人立得住。所以我们先看画,再通过办展看人。我爸是特别传统的老先生,到现在还管店里人叫伙计,他从来不做品宣。正因如此,所以我们家有一个金字招牌:30天之内随便退换,其实反而我们的退换货率非常低。

      在艺术品交易上,我自己还是比较喜欢琉璃厂的方式。中国人含蓄,要是想卖,就要标清楚作者、价钱、尺寸,不卖的话就不贴价签,这是我们的一种表达方式。但琉璃厂应该跟798学习策展方式,因为原来不需要策展,买画的人比你还懂行。但是今天确实得学习,把故事讲好,并不是说非得夸张,而是要平淡而真诚。

      如果从美术馆公共教育的角度,那就不应该曲高和寡,高高在上。第一是要让观众看得明白,第二要让观众感到来这里不是接受教育的。他们首先是来玩的,玩的过程中觉得这里很有趣,然后再有意无意地加一点教育,首先让他们不排斥。所以为什么在展览中做了这么多的互动环节和景观搭建,其实我还是希望让大家觉得这个展是有温度的。

      高小棋(右二)陪同圣佳曦和文化产业集团董事长刘亭(左一)、信德集团行政主席兼董事总经理何超琼(左二)、圣佳曦和文化产业集团执行董事李兆荣(右一)观看展览

      A:2019年,我们将联合丝路规划研究中心、北京市文化投资发展集团、信德集团等几家机构共同发起“丝路新纽带”计划,推动中国当代水墨走向世界。前期有一个评选过程,主要遴选范围是青年艺术家。在1月底的启动仪式上会公布详细信息。原来水墨最大的问题是自己跟自己说,其实是有问题的,必须用海外的方式,而且不能再去交流中心,要通过正规的美术机构。

      作为画廊来说,我觉得应该用更长的生命周期来看,别三年五年,我可能想拿一百年,或者至少三十年来看它。这样想法就不一样了,所以我并没有那么着急。因为在这里试错的成本最低,更好调整,调整完了复制并不难。

      黄永玉先生之子、艺术家黄黑蛮先生观看“奔流与变局——波澜壮阔的二十世纪中国画”展览

      1988年,高洪地先生在琉璃厂创办大千画廊时正值35岁,作为其事业的继承者,高小棋今年也正好值此年龄。自幼在琉璃厂成长的高小棋对近现代艺术书画如数家珍,对大师们的故事娓娓道来,对琉璃厂怀有深厚感情的她显然已是艺术市场的资深行家。同时作为一名80后,她重视美育,重视今天社会生活与观看方式的变化,以时尚的方式展现推广传统艺术的内在生命力。她提出并实践“泛东方”美学,推动当代水墨走向国际。在这变革的时代,我们看到了中国文化的活力与未来。

    (责任编辑:admin)
    相关内容:
    改造后的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 上海当代艺术中心与海瑞温斯顿 深圳DF当代艺术中心三展齐开 重)塑世界:法国国立当代艺术 迪拜出现第一座私营当代艺术中
    http://www.m6eo.com为您提供大量免费的,平特肖,提供优良的平特肖公式大全的全方位服务。旺旺平特一肖高手论坛,平特天王平特一肖,二组平特三连肖论坛,最准的平特肖公式